Better Late Than Never

我们有幸存活的时空早已精彩过头,我们心情经常不好;
以至于我们还有兴致来完成这一张甜腻黑暗的唱片;
绍昆很有本事。
在去年,在录音棚里的很多凌晨,只要用馀光扫到他黑着脸靠在沙发上玩手机……
我就知道,这一遍,又唱坏掉……
就这样,从雀跃的夹脚拖录到焦虑的取暖器;
2014年做成母带 那一天,绍昆生日,李泰祥先生离世。
它在冗长工期里反复的考虑、删改;已经不能以数计;好比搓揉,如果它是张纸,恐怕早已成了棉絮。
结局总算对得起封面里不好意思的英文句……当然,它在我心里,可不止这点意思。
因为唱片出来,“腰”就到站,
所以一直拖着,想和你们多玩玩。
如果这是一场磨人的爱情……
那么现在就要分手。
“他们已谢幕,你们接着演”。
听过又还喜欢,赞美不要留情。腰乐队

相见恨晚

 

被网站不起眼的左下角吸引的你,被一段奇怪的文字吸引的你,硬汉?马卡?腰?这他妈都是些什么玩意?跳跃的逻辑、不连贯的语义,这画风似乎和一个所谓的峰会格格不入。他们到底想干嘛?你怀着好奇心忐忑地打开了这个链接,是的,然后我们相见了,相见恨晚。

李逼说,把所有的赞美都献给腰吧。

网易云音乐上面的评论里,李逼带着大V的标示被顶到了第一名。他不过是想展示他与众不同的品味并博得那些小众文艺青年的一些共鸣,我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相见恨晚》中的热门曲目的评论数都已显示999+,不过我已经觉得无所谓。当年万青还没开始第一次全国巡回的时候我就已经是脑残粉了,如今十个听民谣的人八个都会哼“如此生活三十年,直到大厦崩塌”。韩寒亲手用毛笔字写出了《秦皇岛》的歌词并晒在了微博上;下厨房将“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写在APP的启动页面上;万青为2013年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前五的智利电影《No》写了主题曲《乌云典当记》;2015年登上纽约中央公园的舞台演出……这次,万青真的火了,火得一塌糊涂。三年以前,文艺青年们恨不得只有自己一个人听过万青的歌,而当朋友圈频繁地出现《杀死那个石家庄人》的时候,又巴不得让全世界知道:哼,哥在三年前就是万青的脑残粉了。

可笑。我早就知道万青会火遍全宇宙。

然而万青不写歌了,不出新专辑了,董二千依旧在台上一句话不说,依旧骂台下跟唱的观众傻逼。仅存的一张同名专辑会载入史册,名留青史。也好吧,让它成为一个传奇。很长一段时间我以为再也找不到万青一样的乐队时,腰出现了。而他出现的时间刚刚好,好到让我陷入文艺青年对一个细节的执拗达到自娱自乐的地步。我花了很长时间来接受腰:毫无起伏的旋律、主唱沙哑的烟嗓、无逻辑的歌词。而最终当我恍然大悟这个乐队的牛逼时,发现《相见恨晚》是他们最后一张专辑,是的,他们解散了,此生再无机会听一次现场了。

他们说,把想唱的都唱完了,就解散了。

相见恨晚,相见恨晚。他们取这个名字的时候似乎包含着一种狂妄的自负,让你听完整张专辑之后,回过头来用专辑名字来深深戳痛你的心。Better Late Than Never,而这个英文翻译在啪的一声打红了你的脸之后又给了你一颗糖吃:迟来的总比不来的好。就此打住,戛然而止。你想伸手去追寻,去顶礼膜拜。没有这个机会了。这便是他们的狡猾之处。

人生来不着边际的烂塘,你像不切实际的春水。——《情书》

他们善于隐喻,处处藏着暗讽,批判着现实不留情面。可这一次,他们开始歌唱爱情了。用最干燥的语言描绘出了一幅摩托车横行的脏县城画面,在用最清澈的语言刻画爱情。太容易让人沉溺,无法自拔。久而久之,你会爱上这个烟嗓大叔。他们和万青不一样。如果万青是带有石家庄重工业味道的魔幻现实主义,那么腰就是带有云南最原始大自然之美和三线城市无止境挣扎的理想现实主义。

相见恨晚。

你与破壳是否相见恨晚?

Better Late Than Never.

破壳文化交流中心 · 渝ICP备150016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