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壳青年》

前言

三个故事

三个故事

在我最喜欢的轻小说《文学少女》中,有一只爱吃书的妖怪,天野远子。 把书中的故事当做美食品尝的远子学姐,最喜欢的点心是男主角写的三体故事: 把三个莫名其妙的关键词连起来写成一个故事。
晚上卧谈的时候,曾与某位UT的外地人谈起, 如果把峰会写成一个三体故事,那么应该选哪三个关键词, 如果远子学姐吃到这篇故事,又会有什么反应?

第一个关键词, 毫无疑问是情怀。 托非常有情怀的小民的福,情怀已经成为了峰会的流行语。情怀是一种如此神奇的东西,它能让我们每天辛苦十个小时之后,依然能躺在床上,激(基)情的高谈阔论到半夜两点,哪怕第二天还要七点起床。我们谈论的话题从认知的边界到PHP为什么是一种好语言,从数学规律武器到人文专业要怎么就业。

如果一种东西能让文科生和理科生和平相处,那么它一定有着特别的力量。

这种力量能让我们在炎热的夏日坐在操场上听主席唱不万能的喜剧。

这种力量能让中学生们在4天时间里想出一个不错的创业点子并且做一份靠谱的创业计划。

这种力量能让大家排练节目到半夜3点,短短的时间就排演出《Everything》这样的节目。

当然,如果没有这情怀的力量,可能也就不会有破壳峰会了。

我们用“情怀”这个词来调侃彼此,因为情怀往往意味着不合时宜的坚持,意味着天真,意味着理想主义。我们调侃,我们嘲讽,可是我们依然会把这些东西悄悄的珍藏起来,怀抱着一路前行。有一天苍老的我们停下脚步,回望过往时,一定能发现这些东西为苍白的旅途点缀何等绮丽的色彩。

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相信圣诞老人的存在?

从几年级开始,不再期待暑假会穿过电脑的屏幕,去数码宝贝的世界开展一场拯救世界的冒险?

又是从多少岁开始,不再站在阳台上等待霍格沃兹发offer的猫头鹰?

我们越来越擅长怀疑,越来越不会相信。不是不愿意相信,而是不再由能力去相信。

关于破壳峰会的第二个关键词,我想就应该是相信。

相信改变能够发生,相信努力能带来果实,相信习题与考试之外存在着更加广阔的世界。大家正是带着这样的相信,才来到破壳峰会的现场。也正是带着这样的相信,大家才全力以赴的参加四天的课程,活动。也正是带着这样的相信,大家才会的创业比赛,小组任务的现场和Talent Show尽力展示自己。

因为所有人共同的相信,才有了这一届难忘的破壳峰会。

奇迹,会在每个人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发生。

这句话出自另一本我很喜欢的轻小说,《神的记事本》。

可是当我站在mini课堂上,注视着投入的朗诵《安提戈涅》句中台词,几乎潸然泪下的学生的时候,我意识到,奇迹真的发生了。

从我在女仆咖啡厅被一杯雪顶妹汁收买,答应来破壳峰会当授课人之后,我就一直在考虑要怎样把古典学的美传达给大家。4天6个小时的时间实在太过短暂,短到甚至不能大概介绍古典学的方法论与沿革,更不用说介绍一千多年见希腊罗马的波澜壮阔。哪怕后来我决定把时间限制在伯利克里生平的几十年间,地点限制在雅典城邦以内,我依然担心缺乏足够的背景讲解,学生无法理解我的课程。

还记得Nara要我们提交预习材料的时候,我拉拉杂杂发了200多页的阅读资料。我估计Nara回邮件叫我斟酌一下的时候,肯定是一脑袋的黑线。最后我几经纠结,只好留下了伯利克里的葬礼演说作为预习材料。

但是上课时的状况好的远远的超出了我的预期,四天我讲了四部不同的悲剧,从波斯人到安提戈涅,从俄狄浦斯王到普罗米修斯,我带着同学们赏析剧本时,我要求同学们朗诵台词时,我可以看到你们的不解,你们的感伤,你们的同情;你们的反应正是我所期待的反应。

尤其是那个后来被我一直开玩笑戏称为安提戈涅的女生。当她读出“即使在神们看来,这死罪是应得的,我也要死后才认罪;如果他们是有罪的,愿他们所吃的苦头,恰等于他们加在我身上的不公正的惩罚”这段名句时,我相信她真的经历了安提戈涅的抉择,感受到了安提戈涅的煎熬。后来她出演哑剧《Everything》的女主角时,也带给了我同样的感动。她向我讲述过她对表演的喜爱,我相信梅耳玻弥妮和特普斯歌利一定会祝福她的。

奇迹是我为峰会选择的第三个关键词;我所希望表达的能够传达给学生们,这真的是一个奇迹,由每一位学生共同创造的奇迹。学生们愿意放开自己的心灵,去体验,去感受,与两千多年前那些伟大的作品共鸣,那些早已逝去的伟大灵魂才得以借着艺术,与他们对话。而我能作为连同他们的桥梁,这是何等的荣幸。

以情怀,相信,奇迹为主题写就的名为破壳峰会的三题故事,尝起来究竟是什么味道的呢?

“微微苦涩的杏仁撒在炙热融化的香滑芝士上,浇在甜蜜又带着酸涩的味道蔓越莓布丁上,层次丰富而分明的口感,吃上去就像是青春的味道”。

我猜,以故事为食的妖怪,远子学姐,一定会这么说。

破壳文化交流中心 · 渝ICP备15001653号